四面楚歌!顺丰起诉ofo:冻结逾1300万资金 还有多家供应商等着讨债

2019-01-03 作者:   |   浏览(

日前,因顺丰起诉,ofo曝出被法院裁定冻结1300万资金。

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,2018年10月,因运输合同纠纷,顺丰向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____提出财产保全申请,请求冻结被东峡大通(北京)管理咨询有限公司(ofo的运营主体,下文简称‘东峡大通’)在招商银行天津分行鞍山西道支行所设账户存款1368.9万元人民币。

1

双方也曾有过一段“蜜月期”。此前,顺丰为ofo提供小黄车整车、零配件及全国干支线配送及城市投放服务,同时还承担了ofo逆向维修再投放的物流业务,且逐步开展与ofo的大数据分析,骑行地图以及财经方面等合作。

目前国内已经至少有9家公司因合同纠纷将ofo告上法庭。除了顺丰,此前ofo也被上海凤凰、百世物流等供应商起诉过,均是因为ofo拖欠欠款。截至起诉之日,东峡大通仍欠凤凰自行车货款人民币6815.11万元。据公开报道显示,ofo还拖欠了云鸟、德邦等多家物流供应商数亿元人民币欠款,此外还有上海大众运行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、嘉里大通物流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、淄博传化公路港物流有限公司、白马(上海)投资有限公司、兰州雄飞物资有限责任公司、武汉光谷创客街区管理有限公司、杭州云造科技有限公司、上海倚申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及上海知妮服饰有限公司等。新加坡当地媒体TODAY报道,至少有两家当地公司要求ofo支付他们51.1万美元的物流服务欠款。

1

ofo去年上半年开始传出资金链断裂,如今“小黄车”可能真的要黄了。半个月前,ofo遭遇了用户集体退押金事件,在线退押金用户超过1000万,而且早已搬离总部。如今,“退押金”和资金断裂的双重压力正将它推向死亡边缘,而“跪着也要活下去”的创始人戴威也早已被列入老赖名单。

而7个月前ofo的负债表已经显示,ofo整体负债为64.96亿元,其中,用户押金为36.50亿元,供应链为10.20亿元。东峡大通被列为逾20起案件的“被执行人”,涉及执行标的从数万元到数千万元不等,涉及金额5360万元。2018年12月19日,戴威在全员信中表示,退还用户押金、支付供应商的欠款、维持公司的运营,1块钱要掰成3块钱花。

2018年12月31日,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在《时间的朋友》跨年演讲中谈到百岁人生,如何面对挫折时,还特别引用了ofo创始人戴威的故事:“你知道戴威今年多大吗?1991年出生,27岁,多年轻。按照百岁人生这个坐标,他至少还有70多年,甚至更多的时间。70多年,后面还会发生多少种可能?人生还有多少种变化?不管今天戴威负债多少,都不能说他这辈子完了。在百岁人生的坐标系里面,一个年轻人如果遇到了挫折,可别只记得丘吉尔说的‘永不放弃’,而应该记得丘吉尔的另一句话——这不是结束,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,只是开始的结束。”

p27q0

分享: